(鄂)-非经营性-2013-0008 鄂ICP备07008181号
今天是    
 行 业 资 讯
 企 业 风 采
 健 康 常 识
 
基本药物零售指导价出台
发布时间:2009年10月10日    浏览次数:4961


    10月2日,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公布了国家基本药物的零售指导价格。将近一半的药品价格平均下降12%,另一半药品未作调整,仅少数品种适当提价。记者了解到,无论是药品生产商还是代理商对调价结果都比较满意,认为大多数企业都可以接受新出台的指导价,并能获得正常的利润。

近半药品价格“温柔”下调

    2009年版的国家基本药物目录(基层医疗机构使用部分)公布的品种共307种(类)。此次制定公布零售指导价格的药品共296种、2349个具体的剂型规格品,涉及3000多家药品生产经营企业。本次调价采取“有降、有升、有维持”的方法,调整后的价格从10月22日起执行。
    与现行政府规定的零售指导价相比,此次约有45%的品种价格适当下调,平均降幅为12%左右;约有49%的品种价格未作调整;还有约6%的品种适当提高了价格。此外,个别品种没有公布价格,主要是公共卫生类用药,以及实行特殊管理的麻醉和一类精神用药,这些药品执行政府定价。
    江西昂泰药业代理商明瑞勤表示,由于基本药物制度取消了公立医院原有的“15%”的药品加成,因此药品的定价高低对于实施“零差率”销售的公立医院来说无关紧要,最在意药价的是病人和企业。
    上海海虹·今辰药业市场部经理杨昌顺告诉记者,和前几年发改委多次动辄“50%”甚至“80%”的降价幅度相比,这次调价“很温柔”。虽然降价的品种接近一半,但幅度都不大。“对大部分企业来说,这是一个利好消息。”他说,“当然,更重要的是后面的招标环节。”
    为何此次发改委改“大刀阔斧的降价”却变为“温柔调价”?杨昌顺分析认为,从2001年到2007年,国家有过25次药品调价,但并没有彻底缓解看病贵的问题,这是因为症结不在药价贵,而在于医生不愿开廉价药。基本药物制度的一个重要目的是引导医生使用物美价廉的药物。因此,本次“温柔调价”既体现了政府对医改系统性的客观认识,还体现了对药企生存现状的深刻理解。

竞争或使零售价低于指导价

    按规定,国家公布的零售指导价格是按照药品通用名称制定的最高限价,不区分具体生产经营企业。各级各类医疗卫生机构、社会零售药店及相关药品生产经营单位经营基本药物,可依据市场供求情况,在不超过零售指导价的前提下,自主确定价格。
    公告指出,政府制定零售指导价格,并允许企业根据市场情况自主确定交易价格,这是政府调控与市场调节相结合的一种具体体现。
    杨昌顺表示,很多基本药物在药店等零售场所并没有卖到国家的最高限价。因为药品同质化严重,市场竞争激烈,除了少数独家产品,不少基本药物的零售价格有明显的差异。
    在明瑞勤看来,这次国家的定价还是比较客观的,调价幅度比预期的小。“现在药材、销售等各环节成本都在增加,国家的指导价格还是可以保证企业享有正常利润的。”他说。

发改委:药企能获正常利润

    国家发改委有关负责人针对本次调整表示,在政府制定药物基本价格时,主要的依据是社会平均成本,并综合考虑经济发展水平、社会承受能力及市场供求状况。此次公布的药物目录均是上市销售多年的药品,总体上已相对低廉,企业能够获得正常利润且货源充足。国家发改委结合市场实际和供求状况,区别不同情况,采取“有降、有升、有维持”的方法调整价格。
    发改委公告强调,对于市场竞争不够充分、价格相对偏高的品种,加大降价力度;对于市场需求不确定性强、供应存在短缺现象的品种,适当提高价格,但提价的绝对额较小;对于市场竞争较为充分且价格相对低廉的品种,中药传统制剂及部分国家规定需较大幅度提高质量标准的品种,少降或维持现行价格。

基本药物指导价别成“指导涨价”

    基本药物“降价通知”,人们恐怕已经历了好几十次。根据以往经验,凡被列入降价的药品,很快就会在市场上消失,以致成为“降价死”。可没过多久,这些消失的药品改头换面,又出现在市场上,但价格却比原来提高了许多。价格一降就死,死后不久又生,药品的这种“死去活来”已经形成了恶性循环。
    或许是对基本药物“降价死”关注过多,“降价涨”现象反而被忽视了。正因为如此,这几年“降价涨”现象越演越烈,每次的基本药物零售指导价,反而成了实际上的指导涨价,药店低于指导价的药品,纷纷乘机提价,使之与指导价相符,降价指导成了指导涨价。
    济南市许多药店佐证了这一事实。在该市,国家发改委公布的45%要降价的药品,除极少数品种外,目前绝大多数都低于指导价。比如一种常用的心脑血管药复方丹参滴丸,此次指导价是25元,而药店实际售价为21元,低于指导价4元;青霉素80万单位的注射剂指导价0.92元,而药店销售价格为0.4元,低于指导价一倍还多。这样的指导价实际起不到正向指导作用。
    指导价出现倒挂,催生了倒指作用。实际低于指导价的药店,都可以冠冕堂皇地为药品加价,使之与指导价水准吻合。因有指导价护身,药监和物价等部门还奈何不得,指导价非但未能起到降价作用,反而催生了“降价涨”。
    指导价高于药店实际销售价,显然十分荒唐。民众有理由要问,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怪现象?假如出台指导价之前,做一番深入细致的市场调查,以市场实际销售价制定指导价,指导价何至于与市场实际销售价如此脱节?
    药店实际销售价低于国家指导价,原因并不复杂。有的是相关药品利润较高,低价经销仍然有利可图;有的是其销售量较大,通过薄利多销可获弥补;有的是因市场竞争激烈,药店重在用低价抢占市场。而对于这些变化,决策者如不知实情,还是纸上谈兵,怎能不闹出倒指的笑话?
    药店实际销售价低于国家指导价,无疑将了国家发改委一军。国家发改委需要尽快作出改进和弥补,通过市场深入细致调查,搞清每一基本药物的市场零售价,并以此为依据,制定基本药物零售指导价。同时,市场已经低于指导价的药品,一律不准乘机上调到指导价水准。今后凡是继续出台基本药物零售指导价,原则上都应以市场实际零售价为基准定价,使指导价符合市场实际,不致因价格倒挂成为药店乘机涨价的诱因,这样民众才能真正从指导价中受益。

    此外,在公布基本药物零售指导价格的同时,能否公布药品的出厂价格?这样更有利于社会各界的监督。

    当然,要想解决老百姓的“看病贵”难题,仅仅靠降低基本药物价格是不够的。老百姓的“看病贵”的原因,在很大程度上还是缘于大处方、大检查。治疗一个小感冒,动不动方就上百元,要解决这样的大处方与大检查的问题,这就需要财政及制度改革上予以扶持了。在新的医改方案中,已经有了相关的规定,希望这些规定尽快见效。(每日经济新闻 张永琪)

如何避免处方药“降价死”

    为配合国家基本药物制度的实施,国家发改委10月2日发出通知,公布了国家基本药物的零售指导价格。296种、2349个具体的剂型规格品中,45%的药品降价,平均降幅12%。对此民众有的表示欢迎,也有的担心处方药“降价死”。因为许多列入“降价”范围的药品,其市场零售价其实本低于刚公布的指导价,降价通知对它们并无实质影响;一些药品的售价虽比指导价高出一截,却裹着“重点厂家、优质优价”的政策优惠大旗当虎皮,可轻松规避发改委通知的杀伤。
    不仅如此,以往发改委历次发布处方药降价通知后,所针对的药物品种便会很快在市场上消失,许多更旋即以“更新换代产品”的名目重新出现,且价格水涨船高,另一些则干脆从此绝迹。那么,该如何避免处方药“降价死”?我们不妨看一下国外的经验。
    在加拿大、澳大利亚等许多医保机制发达的国家,处方药同样需要患者自费购买,走的是商业渠道,政府卫生部门同样需要采取相应措施,以平抑处方药的价格。在这些国家,政府相关部门对处方药的价格限制,仅仅是药品价格控制的一个侧面;另一个同样重要的侧面,则是针对患者的药物补贴。这种补贴系根据患者收入状况,给予不同比例的药费折扣,收入越低,折扣比例越大,患者凭处方配药时履行相应手续,便可自动获得这一折扣,药方凭单据向政府报销。
    在绝大多数医疗体制发达、完备的国家,“医药分家”都是有关部门始终强调的一环,因为只有这样,才可以有效杜绝医药经销中的不正之风,并从根本上抑制药品成本和药价的水涨船高。在中国,尽管有关方面早已认识到医药不分家的弊病,并采取各种措施加以补救,但由于一些地方仍对“以药养医”恋恋不舍,彻底的医药分家在许多地区,至今还提不上议事日程。
    发改委和其他有关政府部门殚精竭虑,不断制订出包括国家基本药物制度、基本药物价格指导体系等在内,一系列旨在控制药品成本、平抑药品价格,保障普通患者权益的政策、制度,也的确取得了一定成绩。但毋庸讳言,这些政策、制度在一些客观存在的“先天不足”左右下,在一些医药生产、经营者阳奉阴违,或上有政策、下有对策的“连消带打”下,其实行的效果不免要打一些折扣,离公众的期望和要求尚有一定差距。
    因此,惟有从制度入手,有效避免常用药品“降价死”的现象发生,才能真正让国家基本药物制度贯彻、落实、收效,才能让群众获得本应获得的最大利益。在这一方面,多借鉴一些其他国家的成功经验,多汲取一些此前历次限价所总结出的经验、教训,是很有必要的。

 
 
Copyright 2009 武汉康乐药业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     地址:湖北省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Ⅲ-4地块(勤业路29号)
招商电话:027-84891558  传真电话:027-84210916  E-mail:253066104@qq.com  湖北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
(鄂)-非经营性-2013-0008 鄂ICP备07008181号 

鄂公网安备 42011302000415号

  技术支持:京伦科技  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